第四章 沧浪之水 61、试探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北京花园的剪彩仪式和花博会的新闻发布会都很成功,送走水敬洪的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六,王元章让丁能通陪自己去逛一逛北京琉璃厂。这是王元章的一个习惯,由于他酷爱书法,所以,每次到北京他都要去琉璃厂文化街品品铜绿、嗅嗅墨香,或者去潘家园旧货市场在人堆里挤一挤,蹲在地摊前跟摊主讨价还价,丁能通并未多想,亲自开车陪王元章驶往琉璃厂文化街。

丁能通陪王元章从大栅栏一直走到琉璃厂,整条街一眼望去,蜿蜒曲折,古朴典雅,这里没有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更没有灯红酒绿的歌厅酒吧,虽然看上去恬静有余,繁华不足,但却是淘宝的好地方,也是文化人的消魂处。

王元章逛得仔细,一家店一家店地走,先是在宝文堂买了两本书,后又在庆云轩挑了几管毛笔,最后走进了荣宝斋。

这家三百多年的老店,依旧典雅幽深,王元章驻足,面对郭沫若先生提写的牌匾看了良久才进去,一进荣宝斋便扔出一句话:“能通,你对田黄石感兴趣吗?”

丁能通听了这句话有些喘不上气来,看来王元章这次逛琉璃厂绝不是为了嗅嗅墨香,难道自己陪肖鸿林给王老送田黄石的事,王书记也知道了?果真如此,王元章此次来京是借花博会新闻发布会之机,微服私访搞调查的,难道王元章对肖鸿林要下手?丁能通想到这儿,手心顿时沁出了汗。

“王书记,我不太懂,只是听说一两田黄三两金,估计很值钱。”

“围棋你是行家,一套‘永子’值多少钱?”

丁能通听罢脑袋嗡地一响,他断定王元章让自己陪他逛琉璃厂一定是想通过自己的反应,确认田黄石和“永子”围棋这两件事是否属实,看来有人向市委举报了肖鸿林和贾朝轩向王老送礼的事,说不定省委也知道了,王元章要通过自己引蛇出洞啊!想到这儿,丁能通脸都白了。

“我听说‘永子’清末民初就失传了。”丁能通佯装镇静地说。

“要是明朝的呢?”

王元章问得若无其事,但丁能通听得心惊肉跳,这时,一位老者迎上来问:“二位需要点什么?”

“老先生,我听说荣宝斋有一块田黄王,可否一睹芳容啊?”

“对不起,田黄王是本店的镇店之宝,从不轻易示人的,二位若有其他需求老朽可代劳。”

“老先生要是有时间,在下想请教个问题。”

“二位里面请,老朽不胜荣幸!”

老先生很客气地把王元章和丁能通请到客厅并亲自沏了茶。

“看二位不像收藏把玩之人,有何见教尽管讲。”

“老先生,请问一块拳头大的田黄被雕成佛像会值多少钱?”丁能通听后脸都木了,心想,“王元章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来摸底的。”

“这当然要看田黄的质地了,田黄一向有上坂、中坂和下坂田黄之说,即使是下坂田黄也要上百万啊!”

“老先生,那明朝的‘永子’呢?”

“‘永子’也就是云子,若是明朝传下来的,价值不亚于田黄呀!”

“多谢老先生的指教,打扰了,打扰了。”

王元章说完起身告辞,老先生热情地将两位送出门外,丁能通悻悻地跟着,心里却是翻江倒海的,他以为王元章会问自己点什么,王元章却像没事人似的,又逛了起来。

“能通,”王元章又走了几家店后说,“我累了,咱们回去吧,告诉黄梦然一声,买晚上的机票,我回东州。”

石存山最近一个案子接着一个案子,忙得焦头烂额。但是他始终没有放松对段玉芬、刘可心被害案的侦破工作。在办案工作中,他隐约感到东州有一股黑恶势力在兴风作浪,以至于身为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的邓大海都感到由上而下的压力之大,千叮咛万嘱咐,让石存山秘密调查段玉芬、刘可心案,在没有拿到充分证据前,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最近石存山又接到一连串的报警,一个重要的情况让他警觉起来,他觉得蛇要出洞了,所以,一大早就来到邓大海的办公室汇报情况。

“局长,”石存山兴奋地说,“蛇好象要出洞了!”

“发现什么新情况了?”邓大海目光炯炯地问。

“陈富忠在花博会项目招标上做了手脚,手段极其恶劣,他用威胁、恐吓等手段吓退了十几家竟标公司,目前只剩下一家与北都集团竞争了。”

“存山,不用说,一定是肖伟的华宇集团对吧?”邓大海揶揄地说。

“局长,华宇集团董事长是肖市长的儿子,北都集团的后台是贾朝轩,这两家公司争起来有戏看了。另外,经过我们认真排查,给李书记写恐吓信的犯罪嫌疑人基本锁定了陈富忠的打手海志强。”

“存山,是时候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掌握的情况向市委副书记李为民同志汇报,他是主管纪检的副书记,而且主管城建,最主要的是我们俩也得找找后台了,有些人根本不把我这个副市长放在眼里,事关重大,市委常委中我最信任的就是李为民。”

“太好了,局长,李书记嫉恶如仇,一定会全力支持我们的。”

“存山,这件事绝密,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包括局班子成员,你先回去写一份向李书记汇报的书面材料,要有理有据,写完后,先给我看一下,我认为行了,咱俩立刻就见李书记。今晚贾朝轩请我吃饭,我估计陈富忠也得去,我先跟他们周旋着,你的工作一时一刻也不能耽误,我听说中组部下来一个考察组,是专门考察李书记的,这个时候不能出一点差错。”

“局长,是不是李副书记要接王书记?”

“去,不该问的别问,记住,凡事多动脑子,要学会借东风。”

“是,局长,我不仅要学会借东风,什么草船借箭、空城计我都要学。”石存山开玩笑地说。

“混小子,还不去忙!”石存山伸手把邓大海桌上的红塔山揣进兜里,转身就走。

“站住!”

“局长,半盒烟都舍不得?”

邓大海苦笑着用手指了指石存山,走到书柜旁,从抽屉里拿出一条红塔山扔给石存山说,“回去给大家分了,别独吞了!”

“是,局长!”石存山行了个军礼走了,邓大海望着石存山的背影,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情不自禁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