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沧浪之水 51、凯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肖鸿林乘坐的波音七七七客机在晚上十一点钟落地的,此时的首都机场灯火通明,因为飞机靠了廊桥,首都机场贵宾室经理于欣欣陪着丁能通、黄梦然、白丽娜等人直接上了廊桥,白丽娜手中还捧着一大束姹紫嫣红的鲜花。

肖鸿林风尘仆仆的走出机舱时,只有秘书郑卫国陪着,看来其他随同人员直接飞回东州了。白丽娜着实打扮了一番,看上去更加柔媚可人,相比之下,于欣欣一身制服就显得有点像丑小丫。

白丽娜袅袅婷婷地迎上去,把鲜花献给肖鸿林说:“市长大人辛苦了!祝贺你凯旋!”

肖鸿林情绪异常的好,特别是第一眼见到的是白丽娜,更像是刚吃了伟哥一样,他一一与丁能通、黄梦然、于欣欣等人握手。

“肖市长,先去贵宾室休息吧!”于欣欣热情地说。

驻京办车队队长赶紧从郑卫国手中接过行李先走了,众人随于欣欣去了贵宾室。

在贵宾室,肖鸿林一边喝茶一边说:“欣欣,怎么样?我说给你建个大花园就建个大花园,建好了你一定去看看!”

“想不到肖市长说话掷地有声,真是个大丈夫!”于欣欣竖起大拇指恭维道。

“能通,别忘了,花博会开幕那天一定接欣欣过去。”

“请市长放心,这几年首都机场的张副总还有他的秘书及欣欣小姐对我们驻京办没少关照,我们驻京办无以为报,花博会开幕式是一定要请他们去的。”

离开首都机场,几辆奔驰风驰电掣地驶上机场高速公路。肖鸿林和白丽娜上了丁能通的车,白丽娜见了肖鸿林显得特别小鸟依人,丁能通跟随肖鸿林多年彼此并不避讳,何况这对野鸳鸯还是丁能通无意中撮合的。

“能通,最近东州有什么新闻?”

肖鸿林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次刚下飞机都要问问东州新闻,这种新闻绝不是写在报纸上的新闻,而是东州政坛的种种动向。

凡是在官场上混到一定级别的人都会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心理,官场上从来都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的。肖鸿林每次听到官场上的这种新闻都会十分警觉,十分认真。

“老板,”丁能通神秘兮兮地说,“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前天省委书记林白乘空军飞机连夜去了中南海勤政殿,第二天一早又飞回了东州。”

“能通,消息是从哪儿来的?”肖鸿林一下子从靠背上坐起来问。

“绝对可靠,消息是从省驻京办薪泽金那儿得来的,林书记下飞机后是坐省驻京办的车进的中南海,昨天早晨,薪泽金亲自送林书记上的飞机。”

“能通,这个消息可太重要了,看来中央要在咱们省有大动作,不然总书记不会这么急召林书记,能有什么大动作呢?”

肖鸿林重新靠在车坐背上,陷入深深的思索。表情十分凝重,小鸟依人的白丽娜见肖鸿林如此严肃也不敢轻易发嗲,甚至连身子也往车门方向挪了挪。

肖鸿林沉思了一会儿突然说:“能通,要保持与薪泽金的联系,他那儿省里头头脑脑的信息多,现在最先得到信息太重要了。”

“老板,薪泽金的弟弟薪泽银想见见你呢,他是加拿大布朗地铁公司中国地区总代理,见见这个薪泽银,薪泽金的心思就会用在我们身上。”

“好,见见,到北京花园后,你与这个薪泽银约个时间,只是国务院发改委对东州建地铁一直不吐口,能通,你们驻京办还得跑‘部’‘钱’进啊!”

“老板,薪泽银就在北京花园,您随时可以见他。”

“那好,一会儿到酒店我休息一会儿就约他过来,先见个面,东州的地铁必须提到议事日程了。”肖鸿林说完,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车队到达北京花园门前,田伯涛等人早已迎候在大堂,肖鸿林走进大堂时,迎面挂着两个大红条幅,上幅写着:热烈欢迎东州市申办世界花卉博览会圆满成功!下幅写着:热烈欢迎东州市肖鸿林市长下榻北京花园!

肖鸿林驻足看了一会儿说:“能通,咱们花博会就是要大力宣传,要让全世界注目东州市。”

这时,田伯涛笑容可掬地走过来说:“欢迎肖市长入住北京花园,肖市长辛苦了!”

“肖市长,这位是北京花园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田伯涛。”

肖鸿林知道不久丁能通就将是这座五星级酒店的董事长,田伯涛只是副董事长,便摆出一副主子的派头说:“同志们辛苦了!”然后与田伯涛等人一一握手,俨然首长检阅。

肖鸿林在田伯涛的引领下,兴致勃勃地走进总统套,一进门,肖鸿林就被总统套的奢华给震住了,他住过国内许多城市的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北京花园的总统套仍然让他震惊。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视线由玄关无限延伸,是气派奢华的客厅,会客室与宴会厅连成一气,形成开放的高雅空间,坐在舒适细致的羽绒沙发上,望着茶几上柔和的灯光,所有旅途的疲劳都被融化掉了。

休闲区域选用胡桃木地板和纯手工缝制的地毯,品位高雅。落地窗外可以俯瞰精致花园,露天泳池,套房内的陈设极尽豪华典雅,来自奥地利的水晶吊灯,根据人体力学而设计的行政书桌及座椅,置于客厅及睡房的大型平面电视,诺大的浴室附设玻璃淋浴间,并带有小电视及可随意调整水流的按摩浴缸。

“田总,这么好的硬件,怎么会经营不好呢?”肖鸿林坐在沙发上问。

“肖市长,我们在软件管理上还缺乏经验,幸好东州驻京办和外商介入了,否则我们真经营不下去了。肖市长,你太累了,请好好休息,夜宵马上就到。”

田伯涛说完退出总统套,服务生放下了行李后,黄梦然付了小费也退了出去。总统套内只剩下肖鸿林、丁能通、白丽娜和郑卫国了。

在丁能通看来,最应该离开的就是白丽娜,然而,白丽娜却想,丁能通和郑卫国怎么还不离开?郑卫国心里最有数,此时肖鸿林已经不需要自己了,他把该做的事做完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此时服务生送来了精美的夜宵。

“一个人吃没意思,你们俩陪我吃点。”肖鸿林走到餐厅旁说。

丁能通跟随肖鸿林多年,太了解他了,他是对自己有话要说,又不舍得打发白丽娜走。

“老板,让丽娜陪你吃吧,明天早餐后,我和薪泽银来见你,我还要向您汇报一下驻京办的工作。”

肖鸿林想了想说:“也好,明天上午你陪我去拜会一下国家开发行的张司长,谈一下花博会贷款的事,这种款不贷白不贷。”

刚才白丽娜还端庄的像个公务员,丁能通一走,马上扭捏作态,万种风情起来,像个乖猫一样将食物一口一口地喂给肖鸿林。

肖鸿林脸上漾着躁热的潮红,他这段时间精神太紧张、太压抑了,好在花博会申办成功了,他需要休息,需要放松。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好的休息就是发泄。

因为“性”福是最灵魂的东西,将自己的“性”福寄托在女人的肉体上,实现灵与肉的结合,最能显示一个男人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可以增强一个成功男人的野心。

白丽娜最大的本事就是可以通过自己的诱惑调动肖鸿林发泄的欲望,肖鸿林每发泄一次,野心就会膨胀一次,白丽娜在床上的尖叫让肖鸿林体会的不仅仅是叫床的快感,更是战斗的号角,他甚至时常默诵曹操的诗:

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

壮心不已。

肖鸿林躺在帝王床上,耕耘在白丽娜这堆白肉上时,志向何止是千里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