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适者生存 45、密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贾朝轩在中央党校毕业后,回到东州不到一个星期,市委就召开了常委会专题研究花博会申办事宜。

会议经过激烈的争论,在肖鸿林一再坚持下,决定花博会选址在西塘区琼水湖畔,让肖鸿林下定决心选址在琼水湖畔的不是西塘区区长何振东,而是自己的儿子肖伟。因为一旦花博会建在琼水湖畔,肖伟开发的琼水花园房价就会翻番,肖鸿林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爱子心切,在常委会上力排众议,气得李为民会还没开完就愤然离去。

李为民并未看透肖鸿林的私心,他是从保护生态环境的角度,认为花博会无论选在草河口还是琼水湖,都会给两个风景区带来过度的房地产开发,到时候必然给两个风景区造成污染和破坏,特别是琼水湖是东州市民的饮用水,一旦污水排入,后果不堪设想。

花博会选址在琼水湖畔的消息不胫而走,全省的房地产商都震动了,因为此时只要在花博会周边拿到地皮,必然大赚一笔。

贾朝轩当然了解肖鸿林的私心,只是不露声色,因为还不到与肖鸿林叫板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坐山观虎斗,扒桥望水流,贾朝轩最清楚李为民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一旦此事反映到省委书记林白和省长赵长征那里,肖鸿林吃不了兜着走。

贾朝轩从北京回来前,特意拜访了王老,那幅‘永子’围棋深得老爷子的钟爱,老爷子虽然身居北京,但对东州的事仍然起着遥控的作用。只要老爷子说话,接替肖鸿林的位置舍我其谁?

陈富忠得到花博会选址在琼水湖畔的消息后,也是兴奋不已,他连夜去了贾朝轩的家。贾朝轩正在家中做足疗,足疗小姐是市人民医院美容中心的,韩丽珍定期将美容中心的足疗师接到家中为贾朝轩做足疗。

贾朝轩见陈富忠来了,示意足疗小姐不做了,韩丽珍给自己的司机打了电话,让司机把足疗小姐送走。

足疗小姐走后,贾朝轩起身让陈富忠坐下,小保姆沏了茶,两个人在沙发上互相点了烟,贾朝轩喷云吐雾地说,“我估计你坐不住了,肯定得来找我。”

“大哥,”陈富忠往贾朝轩身边凑了凑说,“花博会一旦申办成功,场馆工程能不能交给我建?”

贾朝轩深吸一口气说:“富忠啊,难办啊,市委常委会上,肖鸿林极力主张花博会选址在琼水湖畔,目的很明确,他儿子的琼水花园销的一直不太好,花博园一旦建在琼水湖畔,琼水花园的别墅就得翻番涨,另外,肖伟的华宇集团实力不在北都之下,场馆建设肖伟能拱手相让?”

“大哥,这可是块肥肉啊!咱就这么拱手相让了吗?”陈富忠不甘心地问。

“也不能这么说,富忠,你小子不能把劲儿都使在我身上,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袁锡藩和肖鸿林打得火热,市政府常务会上,这小子力挺肖鸿林,我看你做做袁锡藩的工作,让他劝劝肖伟,琼水花园赚了,花博园的场馆建设就别再插脚了,再插脚对肖鸿林的影响也不好。”

“大哥,袁锡藩像个老狐狸似的,不好对付呀!”

“狐狸再狡猾,他不也是狐狸吗?只要有好诱饵哪有不上钩的?”贾朝轩老谋深算地说。

“大哥,你足智多谋,给我出出主意,放什么诱饵好?”陈富忠迫不及待地问。

“我早就想好了,你不妨给袁锡藩家送个贴心的小保姆。”

“大哥,袁锡藩是副市长,他家还缺保姆?”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袁锡藩的老伴瘫痪在床上,十多年了,这两口子还没儿没女,他老伴难伺候,保姆不知换了多少个,你给他送个贴身保姆,这老小子一举一动你就全了解了,到时候,你再对症下药,还愁袁锡藩不听你的?”贾朝轩说完诡谲地笑了笑。

陈富忠想了半晌,一拍大腿说:“好主意,大哥不愧为常务副市长,想出来的办法就是与众不同。”

“老弟,凡事急不得,要动动脑子,袁锡藩不挡道了,你再让丁能通做做肖鸿林的工作,这件事你就可以和肖伟平分秋色了。”

“大哥,请邓副市长吃饭的事还得抓紧,前一段刑警支队的人老在我公司晃悠,这段时间像蒸发了一样,搞得我心里倒没有底了。”

“富忠,我已经跟邓大海渗透了保护民营企业的重要性,他不会听不明白的,我相信他还没有胆量与我这个市委常委作对,哪天我再请他吃个饭,你小子不给我惹事最好,告诉你的手下收敛点,别忘了,再大的势力也难一手遮天!”

“那是,那是,大哥,老弟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一心想为大哥增光,哪能给大哥抹黑呢?”

“富忠,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你小子熬到这份儿上也不容易,应该懂得珍惜呀!”

这时,韩丽珍亲自端着一大盘刚切好的沙瓤西瓜,走过来放在茶几上,拿起一丫递给陈富忠。

“朝轩,你今儿怎么了?嘱咐富忠像嘱咐孩子一样,富忠是江湖上闯荡过来的人,最懂得情义了!”

“还是嫂子了解我,大哥,我听说丁能通与中组部领导都搭上关系了,你何不让丁能通搭搭桥,更上一层楼呢。”

陈富忠借机转移了话题。

“丁能通搭关系是为了肖鸿林更上一层楼,他毕竟给老肖当了几年秘书,打断骨头连着筋啊!”

“不对,大哥,丁能通可不一般,我感觉这小子,在仕途上的野心并不大,他主动去驻京办当主任就是一个例子,他追求的是自由自在、富贵一体,如果要是不贪不占,官场上哪个位置也比不上驻京办主任,你看这小子在北京就跟王八吃了秤砣似的,根本就不张罗回来。”

“朝轩,富忠说得有道理,多个朋友多条路,即使王老替你说话,最后也得落在中组部,不如让丁能通搭一搭桥,搭上这层关系后,能不能拿下还不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