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工于心计 28、县驻京办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就在薪泽金在省城活动新建驻京办大厦的时候,东州市皇县县长林大可和县驻京办主任罗小梅找到了丁能通。

林大可和罗小梅拎了不少皇县的土特产推开了丁能通常住的八栋六号房。林大可当兵出身,是一个豪爽的人,长得五大三粗的,说话也瓮声瓮气的。

罗小梅据说是皇县第一美人,是通过招聘选拔到县驻京办主任位置上的,起初在县电视台做主持人,与丁能通脚前脚后进的京,三十岁左右,长得娇小妩媚,看上去精明干练。

两个人一进门,林大可身上就带进来一股风尘仆仆的汗臭味,罗小梅却是香气扑鼻,这一香一臭搞得丁能通晕晕忽忽的,不知二人不请自到,要唱什么双簧戏。

服务员为两位倒了毛尖茶,又上了水果盘出去后,丁能通问:“林县长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能通主任,说实话,我和罗主任还真有要事相求。”林大可开门见山地说。

丁能通闪了一眼罗小梅,罗小梅马上送上来一眼秋波,丁能通像被电了一下,赶紧闪开,心想,“这女人不简单,眼睛会勾魂。”丁能通与罗小梅虽然都在北京,但平时各忙个的,所以打交道并不多。

丁能通掏住一支烟扔给林大可问:“皇县在东州可是财大气粗,我这个小驻京办能帮什么忙?”

“丁主任,”罗小梅柔声细语地说,“听说市驻京办就要入主北京花园了,林县长的意思是你们搬走后,老市驻京办能不能让给我们做县驻京办,我们现在的县驻京办条件太差了,想改善改善。”

丁能通心想,“好灵通的消息呀,我还没行动,他们却先下手了。”

“罗主任有所不知,市驻京办这个位置原来是个军营,现在这块地也是市政府租部队的,如果我们搬到北京花园,这块地恐怕就要还给部队。如果你们想要这块地,我可以给你们搭个桥,你们再与部队谈。”

“能通,”林大可圆睁二目道:“这么好的地块为什么不买下来呢?”

“林县长,”丁能通笑了笑说,“这是前两届政府的事,据说当时七百万就可以买下来,但是市政府舍不得拿这笔钱,现在恐怕一个亿人家也未必肯卖了。”

“可惜,真可惜!”林大可抱憾地说。

“林县长,买我们是买不起了,我们可以接着租啊!”罗小梅柔媚地建议道。

林大可想都没想便附和道:“对,对,对,能通,你给搭搭桥,我们县可以接着租。”

丁能通心想,“这个林大可还真有点意思,罗小梅只是这么一说,他就同意了,看来什么样的英雄都过不了美人关呢。哪个英雄要是过得了美人关,一定是得了生理疾病,自己算不得英雄,也算不得狗熊,罗小梅这一关怕是也过不去。”

“好说,为家乡服务是我们驻京办义不容辞的责任,对吧,罗主任?”丁能通圆滑地说。

“丁主任,我们皇县驻京办以后还要仰仗市驻京办的大力提携,市驻京办就拿我们县驻京办当你们下属单位,就叫我小梅好了。”

罗小梅妩媚地一笑,丁能通暗自佩服这女人的美丽,心想,“早知道皇县有这等人才,先下手挖来,不过,看样子现在挖已经来不及了,心中不免有些遗憾。”

“小梅,天下驻京办都是一家人,何况咱们都是为东州服务呢?”

“可不是嘛,我听说在北京大大小小的驻京办有三千多家,这家伙,你们要是联起手来,谁也不是对手呀!”林大可赞叹道。

“丁哥,我听说,在北京还有全国省市区驻京办协会,每年都搞联谊活动,不过好象只招收市一级会员,什么时候组织活动了,也请丁哥领我们见识见识。”

罗小梅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改了口,搞得丁能通心里痒痒的,心想,“这女人真是做办事处工作的天才,天生的尤物。”

“这两年也向县市政府及企业的驻京办敞开了大门,小梅要是不嫌弃,改日我把协会的理事长介绍给你认识认识,那可是不得了的人物,手里的联络图可以纵横天下。”

林大可似乎对联络图几个字特别感兴趣,睁大眼睛说:“丁主任,以后这样的神人多往我们县领一领,我林大可忘不了兄弟的好!”

“林县长有魄力,当今世界是经济全球化时代,哪一级政府如果不重视驻京办的建设,就是不懂得与时俱进。要知道,驻京办在古代的前身是会馆,中国国民党就是孙中山在湖广会馆里建的,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也是在绍兴会馆里创作的。当时的会馆主要集中在北京的崇文宣武二区之内,以宣武区最多。由于有了众多的会馆,汇集了大量的文人学者,还产生了宣南文化,而宣南文化又是北京文化最主要的组成部分,现如今,大多数会馆成了居民大院,甚至成了危房,很令人遗憾哪。”丁能通卖弄地说。

“丁哥,你可真有学问,原来驻京办是由古代的会馆衍生的,这么说驻京办文化也应该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载入史册了。”罗小梅由衷地叹道。

“驻京办以会馆的形式存在可以追溯到明代甚至更早,只有文革时期被查封掉了,改革开放以后,驻京办如雨后春笋般地从省级发展县级,有些人认为太多太滥了,甚至有人骂驻京办太脏了,但这是形势发展的需要,不足为奇。你们想,北京是首都,全国各地为了与中央各部委联系获取信息,观察动向,自然少不了驻京办,况且,有些领导进京后,颇有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小的感触,有了驻京办,就像有了家,再加上招商引资的需要,怎么可能离开驻京办!”丁能通颇有感慨地说。

林大可很有同感,“是啊,所以请丁老弟与皇县多亲多近,拉我们驻京办一把,小梅,别忘了向丁主任多请教呀!”

“丁哥,赏个面子,一起出去吃顿饭吧。”罗小梅妩媚地邀请道。

“不行,不行,明天我陪贾市长去香港,改天吧,等从香港回来后,我做东。”丁能通诚恳地谢绝道。

林大可见丁能通确实为难,豪爽地笑道:“小梅,想着这件事,等丁主任从香港回来后,告诉我一声,我专程从皇县飞过来,请丁主任。”正说着,林大可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皇县政府办公室王主任打来的。

“王主任找我什么事?”

“林县长,你赶紧回来吧,市委副书记李为民在皇县微服私访,检查中小学危房改造情况,县教育局把中小学危房改造资金挪用装修县教育局大楼,李书记正在县政府会议室大发雷霆呢。”

林大勇听后气愤地说:“县教育局胆子也太大了,连我这个县长都敢瞒,你照顾好李书记,我明天就飞回去。你告诉李书记,我当面向他检讨,并保证皇县一个月内没有一所学校有危房!”林大勇挂断手机,无奈地说,“能通,让你见笑了,我才离开两天,县里就出这么大的事。”

双方又寒暄了一会儿后,林大可和罗小梅才告辞。

丁能通送走林大可和罗小梅,心里感觉空落落的,他打开笔记本电脑,进入金冉冉的心情日记,发现很长时间不写日记的金冉冉最近又写了一篇短文,题目是《今生不再做情人》。

“刚,上辈子我一定是欠你的了,所以今生要用我的肉体来偿还,用肉体还了还不够,还要用感情还,可是你只需要我的肉体,不诊视我的感情,竟然要求我做你的情人!情人本来就是享受沉沦的,我们只能厮守在黑夜,太阳还没有来得及放出它的第一道光,露珠还在花朵上做着黎明的梦,你便逃了,枕边还留着你的气息,然而,就连这点气息也袅袅散去,看来我们终究是要散去的,晚散不如早散,从今以后我不再做你的情人,要做就做妻子。佛说,今生嫁你的人,是前生葬你的人!我不嫁你,因为我要葬掉我们的情。我走了,百转千回望望你,忽然想起李商隐的《锦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丁能通久久望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异常生气,他看出来了,那个叫刚的男人又去纠缠金冉冉了,看来两个人仍然藕断丝连,不过这篇日记说明冉冉已经下决心离开他,丁能通在对刚的无耻气愤的同时,也有些责怪冉冉太儿女情长,受了伤害还不吸取教训。想到这儿,丁能通给金冉冉打电话,他想以兄长的身份提醒她几句,金冉冉的手机居然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