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谁主沉浮 66、调度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药王庙社区动迁进行得十分缓慢,一个冬天过去了,只动迁走了一半的居民,老百姓家园难离,还在观望,香港黄河集团对动迁缓慢十分不满,水敬洪特意从香港飞到东州,见何振东催促动迁进度,何振东拍着胸脯向水敬洪保证一个月内动迁完毕。

  水敬洪走后,何振东亲自坐镇市拆迁办,也就是药王庙社区项目动迁指挥部,每天晚上都在市拆迁办会议室调度动迁进展情况。

  这些日子,洪文山、夏闻天不在东州,何振东大有如鱼得水的感觉,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至于周永年、林大可,何振东根本没放在眼里。

  晚饭后,调度会又开始了,这已经是第五个晚上开调度会了,何振东一边抽烟一边环视一圈与会者。

  “一德,你先谈谈进展情况吧!”

  “好的。自从何市长亲自坐镇指挥部调度指挥以后,动迁工作每天都有新进展,在市建委、土地、交通、房产、工商、公安、法院、信访等部门通力协作下,拆迁办集中力量,积极主动地开展工作,化解了大量拆迁中的矛盾。这些部门严格掌握政策,不随便开口子,不随意增加一个从业人员,扩大一平方米的拆迁补偿,十八个拆迁服务组分片包干,深入到老百姓家里面做工作,收到了说服一人带动一片的效果。”

  刁一德还未说完,何振东就不耐烦地问:“一德,挑主要的说,目前的难点是什么?主要问题是什么?”

  “难点就是《清江日报》的八百户居民有组织、有计划地与政府对抗,领头的就是《清江日报》退休总编、市人大代表杨仁泽,这个人又臭又硬,提出的主要问题就是为什么市拆迁办擅自更改补偿标准,凭什么晚搬迁一个月每平米扣二百。这和夏市长承诺的完全不一样,扬言要到省政府上访!”刁一德揉了揉鱼泡眼,沮丧地说。

  “杨仁泽的问题通过他儿子就能解决,他儿子就是东州市驻京办副主任杨春水,从今天开始我们要调动与拆迁户有血缘关系的党员干部去做动迁户的思想工作,一来这些干部了解市里的政策,二来他们更容易取得拆迁家属的信任。从今天起凡是在药王庙社区有血缘关系的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都要求做药王庙社区拆迁项目拆迁对象中自己亲属的‘四包’工作,就是在规定期限内,也就是一个月内,包完成拆迁补偿评估工作,包签订好补偿协议,包腾房并交付各种证件,包协助做好妥善安置工作,不无理取闹、寻衅滋事,不参与集体上访和联名告状,否则,实行两停处理,就是暂停原单位工作,暂停发放工资。对纵容、默许亲属拒不拆迁、寻衅滋事、阻挠工作的,坚决开除公职。从现在开始药王庙社区动迁拆迁指挥部要进入攻坚阶段,打一场硬仗,各新闻单位要根据‘政治动员’的原则,配合动迁拆迁工作,集中采编力量,突出重要版面,抓住重要时段,大力加强国际会展中心项目的宣传报道工作,要做到天天跟,天天有,不断线,铺天盖地,惊天动地,形成强大的舆论氛围。宣传的口号是:坚决服从和服务于市委、市政府重大决策不动摇;谁不顾东州的面子,谁就被摘帽子;谁工作抹不开面子,谁就要换位;最重要的是,谁影响东州发展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

  何振东一番慷慨陈词后,立即引起了市纪委监督小组组长、三室主任石志平的质疑。

  “何市长,请问凭什么对未完成'四包'任务者停职停薪甚至开除公职?这是严重的错误行为。在动迁安置问题上,政府应该切实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

  “作为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组织在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玩忽职守,组织上就有权对他免职!”

  “何市长,你拆的是老百姓的房子,这跟玩忽职守是两码事!”石志平据理力争。

  “我们都是党的干部,流血牺牲的事都有做,拆迁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何振东强硬地说。

  “何市长,我记得你刚当黄县县委书记时,大柳河发大水,我们的好书记李为民同志就牺牲在抗洪前线,他生前说。群众的事情无小事,群众的利益重于泰山,你别忘了,我们是人们的公仆,政府是人们的政府!”石志平声情并茂地说。

  何振东毫不让步,“你放肆!你这是在跟市领导说话吗?想教训我,你还没有资格,志强,一德,明天就向那些钉子户下发《行政强制拆迁通知书》”何振东蛮横地说。

  “何市长,我以药王庙社区动迁拆迁安置指挥部市纪委监督小组组长的名义保留意见,并将向市委副书记周永年同志汇报!”石志平激动地说。

  “石志平,你随便!别忘了,我是药王庙社区动迁拆迁安置指挥部总指挥!”

  石志平还没等何振东说完就和几名市纪委监督小组其他成员愤然离场,调度会在充满火药味的争执之后继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