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歧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关于强拆的问题,王思宇曾经关注已久了,近年来国内发生过许多悲剧性的事件,都与强拆有关,可以说,由抗拒强拆引发的惨案,已经是馨竹难书了。

而据一些国内媒体爆料,拆迁公司进行一些项目的强拆,利润竟能高达到百分之五百,有时给中间人的好处费,就能达到数百万元。

拆迁公司只要运作得当,拿到相关项目,不需要技术,也不必进行管理,只需找到些黑恶势力,以暴力手段解决问题,把工程做下来,在短短数月间,就可以进账近千万元,可谓一本万利,而对于强拆过程中,导致的人员伤害事件,大多赔钱了事。

一条鲜活的人命,只需十几二十几万元的赔偿费用,就能轻松搞定,以工程费用进行冲销,其行径令人发指。

暴力强拆事件之所以会屡屡发生,任凭中央三令五申,始终无法叫停,究其原因,就因为暴力的另一半,其实是暴利。

正如马克思的名言,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当然,也就不介意绞死别人了。

在很多的拆迁工程中,一些官员,开发商,发包方,介绍人,甚至黑社会分子,都能将手伸进去,从中分到一杯带血的羹,在这个利益链条中,充斥着**裸的利益纠葛。

与拆迁相类似的,还有征地引发的问题,一些地方政府,动用行政权力,以低廉的价格把土地征收过来,转手以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卖给开发商盖成楼房。

接下来,开发商再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游资接盘推高房价,这样一来,农民失去了土地,市民买不起房子,两方面的群体利益都受到了损害,只有一些官员拿到了光鲜的政绩,部分商人大发横财。

当然,这其中也涉及到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发展成本,在城市化建设进程中,搞城建需要大量拆迁,如果大幅提高补偿标准,地方政府的财政也就吃不消了。

而究其根源,都可以追溯到‘土地财政’的问题上,无论强拆还是征地,都是一根藤上结出的两朵恶之花。

如果不能解决‘土地财政’的问题,很多地方,就可以高举‘发展’大旗,理直气壮地侵害弱势群体的利益,即便由此引发血案,对直接领导进行问责,也无法阻止前赴后继的拆迁征地大军。

只是,就算发展速度再快,如果不能对弱势群体进行保护,不能保障公平正义,建起了高楼大厦,却拆去了民心,那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发展越快,问题越多,危险也越大,等真正重视起来时,恐怕为时已晚了。

因为要等待协商的结果,王思宇没有离开职工文体活动中心,而是到了隔壁房间休息。

落座后,英华集团的陪同人员端上了茶水、饮料和新鲜的水果,副市长赵山泉接了电话,就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地道:“王书记,有点急事要办,我先走一步。”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摆摆手,目送着他走了出去,转过头,望着黎凤姿,轻声道:“黎部长,刚才和卫国市长商量过了,这件事情要引起注意,请你安排一下,在媒体上适度曝曝光,给下面敲响警钟,市里也会尽快讨论,出台新的管理办法。”

黎凤姿笑着点头,端起茶杯,意味深长地道:“王书记,唐市长倒真配合,好像两个月前,他还在洪武区视察,夸奖了杜欣。”

王思宇摆摆手,沉吟道:“其实,杜欣的情况,卫国市长也了解到一些,前段时间,检举杜欣的材料很多,为此,卫国市长特意叮嘱市纪委的胡雪松同志,和杜欣进行了一次深谈,不过,效果很不理想。”

黎凤姿蹙起眉头,若有所思地道:“应该还是保了,不然,胡雪松那关,杜欣没那么容易过去。”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也许吧,不过,杜欣自己不争取,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因为拆迁补偿问题,在区委会上,和贺书记拍了桌子,两人发生了激烈争吵,气得老贺火冒三丈,带队去了外省考察,前天晚上,还给卫国市长打来电话,谈起杜欣的问题,让卫国市长很头疼。”

黎凤姿喝了口茶水,笑着点点头,轻声道:“先上足了药,再有上访群众围堵市委领导,接着是张桐当场举报,一环扣着一环,贺书记不简单啊,身在外省,还能掌握局势,借着您的手,逼唐市长明确表态,把杜欣斩落马下。”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说:“黎部长,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只要在事实上,起了好作用,就应该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