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闷棍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浴缸里泡了三十分钟,王思宇擦干身子,穿着睡衣走出来,回到卧室,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叠资料,斜倚在床边,仔细研究起来。

李浩辰案发生半年后,渭北省的省委班子就进行了大调整,原来在渭北一家独大的于系,遭到了强力清洗,而李宗堂辞职后,于系在渭北的影响力被进一步削弱,已经变成了绝对的少数派。

现有的十三名省委常委中,陈系和唐系各占了三人,保持着均势,加上省军区刘政委是宁家的人,因此,两家联手,就占据了常委会的大多数,能够占据主导地位。

而于系只占了两人,分别是省委秘书长庞元、宣传部长黄乐凯。

庞元这个人,其实也不太好定位,此人虽然一向被认为是李宗堂的亲信,但也和他特殊的位置有关,李宗堂辞职后,他会不会出现摇摆,有没有出现摇摆,都是很难讲的事情。

至于黄乐凯,倒是关键时刻可以倚仗的人,他和于春雷是大学同学,家里的长辈也私交甚好,说起来,黄乐凯自身的背景也是极为强硬的,甚至是极富传奇色彩的。

他祖父打响了南昌起义的第一枪,外公打响了第二枪,两边无论谁输谁赢,都坐无损他皇亲国戚的身份。

只是此公率性而为,不服约束,在京城时曾经让大佬们极为头痛,这才把他下派到渭北,分别担任了统战部长、宣传部长的职务。

因为背景特殊,在共和国的历史上独一无二,各方都很给黄家情面,即便是唐、陈两家,也不会去触动他的利益,当然了,对他们而言,黄乐凯只占了出身的优势,能力有限,也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其他的常委当中,以渭北原来的地方派系人马居多,但地方派系大都是一盘散沙,彼此矛盾很深,互不信任,因而,反而是最弱的派系,他们和两大势力之间的关系,有合作有对抗,但总体上,还是以合作为主。

而现任的渭北省委书记梁鸿达,根子是在中组部,派系色彩并不浓厚,年龄也已经到杠了,他之所以会接管渭北,也是大老板为了平衡渭北的局面,做出的权宜之计,只是过渡性的人物。

唐、陈两家在达成共同的目的前,也不会争夺这个敏感位置,否则两家的联盟立时就会瓦解,这是他们所不愿看到的,不过,陈启明来到渭北,也露出了些许端倪,或许,陈家也是在为将来做准备,这才顺势而为,把他调过来卡位。

至于洛水方面,市委书记赵怀臣身体不好,一直在外地养病,把市里的工作都交给了唐卫国来处理,他虽然也是地方派系杰出的人物,但面对唐家咄咄逼人的态势,不愿与之对抗,采取了退让态度,病情加重,有时也是政治需要,是韬光养晦的一种极端表现。

在市委常委里面,只有一位女常委,宣传部长黎凤姿是于系的人,她之所以没有被清洗,据说是与唐系一位大佬有关,但详细的情形,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到了渭北之后,对以前的于系干部,大都要重新考察。

翻着资料,见以前于系的干部,大都靠边站,坐上了冷板凳,王思宇的心情有些糟糕,就把材料丢到一边,点了颗烟,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眺望着远处的风景,皱眉吸了起来。

“哒哒哒!”外面忽地响起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王思宇微微一笑,转过身子,柔声道:“进来吧,小宝贝。”

房门被推开,瑶瑶走了进来,她穿着白色的睡裙,赤着小脚,怀里抱着软枕,睡眼惺忪地道:“舅舅,我要跟着你睡嘛!”

王思宇笑笑,把烟掐灭,丢进水晶烟灰缸中,招手道:“过来吧,小宝贝。”

瑶瑶嘻嘻一笑,麻利地爬上了床,拉了被子趟下,撅着嘴巴道:“舅舅,人家都失眠了呢!”

王思宇怔了怔,拉上窗帘,走到床边,也关灯躺下,侧过身子,用手指拨弄着瑶瑶蓬松的秀发,悄声道:“为什么啊?”

瑶瑶嘟起小嘴,美滋滋地道:“舅舅来了,我们一家人,以后再也不用分开了,就兴奋得睡不着觉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伸出食指,刮着她的小鼻梁,轻声道:“小乖乖,快睡吧,明儿早起,舅舅带你去跑步。”

瑶瑶用力点点头,闭了眼睛,抱了王思宇的胳膊,枕在头下,怯生生地道:“舅舅,唱个歌吧,你一唱歌,我就睡着了。”

王思宇‘嗯’了一声,抱紧了她,用下巴抵着她的额头,轻轻拍打着小家伙的后背,低声哼唱起来,伴着瑶瑶轻微的鼾声,不知不觉间,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翌日上午,接到电话通知,王思宇来到省委组织部,上了三楼,敲开了部长办公室,陈启明的秘书赶忙站了起来,微笑道:“王书记吧,请稍等,陈部长十分钟后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