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画中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偷窥并不可耻,可耻的是偷窥居然被两个女人同时发现,伴着梁桂芝咯咯的笑声,一向温柔淑雅的周媛也恼羞成怒,露出了极其野蛮的一面,揪着王思宇的耳朵,把醉醺醺的他推进了浴室,随后拉着梁桂芝回到房间,两人在茶几上摆了棋盘,各自拈了棋子,对弈起来。

梁桂芝有些心不在焉,对她而言,闵江班子的调整不够彻底,留了个大尾巴,虽然李晨必然会离开,她上来的机会很大,但梁桂芝深知,官场如战场,充满了变数,只要任命没有下来,一切就都是水月镜花,可望而不可及,谁知道以后会不会从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坏了她的好事?

省委领导的顾虑,梁桂芝还是能够体谅的,同时调整两位市委主要领导,容易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也会将一些矛盾公开化,这是组织上不愿看到的,而且,从地方上来说,确实也不利于稳定的大局,尽管李晨已经让出了位置,成了聋子的耳朵,但在某些特殊时期,该有的摆设,还是要有的。

“就差一步啊……”梁桂芝心里暗自叹息着,只觉得自己近年的官运有些不顺,在省委办公厅时就失利了一次,在竞争副秘书长的位置时,败给了老对手荆维民,到了闵江后,仍然棋差一招,在省城悄悄运作了大半个月,到头来仍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倒让昔日的下属先拔头筹,这让她感到面上无光,心里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官场上的人物,各个油滑似奸,心明眼亮,就拿今晚的酒桌上来看,这些官员似乎更喜欢巴结年轻的市委副书记,对她这位顶头上司,常务副市长,却稍稍差了一点,尽管那种差距极为微小,很难区别,但梁桂芝心思细密,以女性特有的直觉,敏感地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

其实,这种现象其实再正常不过了,李晨离开之后,她虽然负责政府的全面,但也只能定些小事,大事还是要上会讨论,上了常委会之后,市委副书记的发言权就会大上许多。

这就是市长与常务副市长最大的区别,前者本身就是副书记,在党委里面的发言权只在市委书记之下,而后者即便再强势,也必须把姿态放低些,否则,就是组织观念淡薄的表现。

“梁姐,你好像有心事?”周媛蹙起秀眉,落下一枚白色的棋子,悄声问道。

梁桂芝端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苦笑着摇摇头,感慨道:“没什么,只是觉得我们女人很不容易,要想做出一番事业,实在太难了。”

周媛抿嘴一笑,仿佛看穿了梁桂芝的心事,柔声安慰道:“梁姐,你已经是最出色的了,能在男人堆里脱颖而出,需要的不仅是智慧,还有勇气与一颗坚强的心脏,这些您都不缺少,唯独差点运气,耐心些,好运气会来的。”

“但愿如此吧!”梁桂芝摘下眼镜,轻轻地擦拭起来,半晌,才抿嘴道:“要说好运气,小宇倒真是让人羡慕,从他离开督查室以后,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他,他在省纪委查了张阳,捅了天大的篓子,我和老俞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以为他要出大麻烦了,没想到,之后竟然顺风顺水,一步一个台阶,现在已经跑到我的上面啦,仔细想想,真是觉得不可思议。”

周媛嫣然一笑,摸了棋子,把玩半晌,犹豫着道:“梁姐,其实小宇除了运气好些,肯定还有些事情,是我们不清楚的,爸爸就曾经说过,他身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悄悄推动,可能连小宇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点。”

梁桂芝轻轻摇头,摸起一枚黑子,落在棋盘的右上角,悄声道:“怎么会不知道呢,就是那位孟省长嘛,在办公厅时,很多人就已经得知了,小宇倒真是讨人喜欢,以前方如镜在华西时,就很欣赏他,方如镜离开后,又得到了孟省长的器重……”

说到这里,她忽然呆住了,缓缓抬起头来,睁大了眼睛,怔怔地盯着周媛,失声道:“媛媛,你的意思是,那只大手还在上面?天啊,那怎么可能!”

周媛站了起来,走到冰箱边,拉开柜门,拿出一盒苹果汁,缓缓走了回来,坐下后,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当初省里出了一桩案子,很是蹊跷,后来竟然惊动了国安部门,据极小范围的知情官员透露,可能和小宇有关,而且,他在青州的前女友,已经悄悄搬到了京城,很久没有回华西了。”

梁桂芝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心脏跳动得格外剧烈,竟有些莫名的亢奋,探头道:“媛媛,你有问过吗?”

周媛莞尔一笑,抚摸着棋子,在棋盘的右上角拈了一子,柔声道:“没有,他既然不想讲出来,肯定是有难言之隐,我不想让他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