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危言耸听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房门开了,周媛出现在门口,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赤着小脚,嫩若凝脂的脸颊上,带着一丝隐约的惆怅,虽然许久未见,这位冰山美人,倒没有半点的改变,依然是那样的恬静淡漠。

两人站在门边,对望了十几秒,似乎都在仔细地打量着对方,短暂的沉默过后,周媛秀眉微蹙,侧过身子,表情冷淡地道:“进来吧。”

王思宇笑了笑,缓缓走进房间,坐在沙发上,环视四周,目光落在墙角的三角钢琴上,盯着琴架上那张合影,不禁叹了口气,轻声道:“周老师,我调到闵江来工作了。”

周媛轻轻点头,默默地走到冰箱前,拉开柜门,摸出两盒苹果汁来,回到沙发边坐下,丢给王思宇一盒,就摸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嘴里叼着吸管,安静地喝着饮料,对旁边的王思宇不理不睬,倒似身边根本没有这个人一般。

王思宇倒是已经适应了,也不以为意,把一盒果汁喝完,就摸出一根烟,点上后,斜倚在沙发上,摸起一本画报,信手翻了几页,目光就从画报上飘了出去,落在暗红色的羊毛毯上,灯光下,一对白嫩的玉足,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显得分外的娇美。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周媛有些不自然地挪了挪身子,将双腿收到沙发上,用橙红色的软垫遮住了那双小脚,又摸着遥控器换了台,一言不发地望着屏幕里喧闹的古装剧,双眸似颦似嗔,而她光洁的腮边,也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粉色。

王思宇哑然失笑,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望着外面的夜景,皱眉吸了口烟,轻声道:“周老师,这么久了,你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周媛微微蹙眉,关了电视机,转头望着王思宇的背影,淡淡地道:“你呢,变了吗?”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变了很多,有时候,都已经认不出自己了。”

周媛咬着嘴唇,沉默半晌,才叹了口气,轻声道:“官场是最能改变人的地方,当初推荐你去青州市委,可能是一种错误。”

“为什么?”王思宇转过身来,讶然地道。

周媛转过身子,双手抱着双膝,淡淡地道:“那时候,其实是存了赌气的念头……”

王思宇微微一怔,随即醒悟,转过身子,又吸了口烟,微笑道:“是啊,我和长青长得太像了,周秘书长见了,肯定很不开心,经常能在委办看到我,这对老爷子来讲,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惩罚。”

周媛没有吭声,而是撅起嘴巴,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但眸光很快黯淡下来,她叹了口气,轻声道:“对不起。”

王思宇摆了摆手,缓缓走回沙发边,把烟蒂掐灭,丢进纸篓里,轻声道:“周老师,你根本不必道歉,我现在的生活很好,也希望你能改变下自己,让生活变得更丰富多彩些。”

周媛轻轻摇头,神情落寞地道:“你不懂的,我更喜欢单调些的生活。”

王思宇皱了皱眉,轻声道:“周老师,上次遇到老爷子,他还念叨了许久,你的婚事,现在是他最大的心病。”

周媛微微蹙眉,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淡淡地道:“你回去吧,我要洗澡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缓缓走到门口,转头望了那个落寞的身影,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周媛移开橙红色的软垫,伸手摸着白皙精致的脚趾,低声道:“真是没想到,已经当上纪委书记了呢。”

王思宇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继续钻研那本《艳史通鉴》,直到深夜,他才关了灯,拉上被子躺下,轻声咕嘟道:“这么久都没有找男朋友,不是在等我吧?”

这样一想,就觉得大有可能,王思宇立时又精神起来,眉花眼笑地翻了个身,在被窝里点了一根烟,皱眉吸了一口,掰着手指道:“第一,她苦苦等了我这么多年,只是脸皮太薄,不好意思开口罢了,男人应该主动些。第二,她是我的梦中情人,半个初恋之一,有机会再续前缘总是好的。第三,做人要有同情心,她对我又有恩,不能眼见着她这么孤单下去。第四,她还是那么漂亮。第五,不想当师公的学生不是好学生。第六,她要是跟了我,老爷子也会高兴的,做情人总比孤单一辈子要好吧?第七,反正都这么多了,也不差她一个了……”

一根烟吸完,王思宇蒙了被子,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半个小时,仍是无法安眠,他默默地数了两千只羊,总算是让兴奋过度的大脑安静下来,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早晨起来,王思宇到三楼用了餐,又坐在窗边喝了两杯茶水,也不见周媛下来,他有些焦急,却不好和梁桂芝说些什么,只好悻悻地出了餐厅,夹包走进电梯,下楼后,坐进奥迪车,司机缓缓发动车子,小车拐进主道,驶向市委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