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重大胜利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一上午,回到省纪委五楼的办公室后,王思宇先抹了桌子,做好卫生,接着泡上一杯茶,看了几份当天的报纸,二十分钟之后,他接到了夏余姚的电话,便把那份举报材料带上,下楼来到夏余姚的办公室,夏余姚正站在窗前,拿着小喷壶浇花,听到王思宇敲门进来,转头微笑道:“王主任,你先坐,我马上就好。”

王思宇‘嗯’了一声,走到办公桌前,把材料放好,便退回沙发上,点了一根烟,安静地坐在那里,刚才夏余姚转头的瞬间,王思宇留意到,夏余姚今天的气色不是很好,眼眶发黑,面容憔悴,头发也稍显凌乱,很可能是夜里没有休息好,而他办公桌上的文件也都很凌乱,没有像以往那样摆放整齐,可以想象得到,在龚汉潮的案子上,夏余姚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弯腰将绿色的小喷壶放到角落里,夏余姚把挽起的袖口放下,又将花格子衬衫解开两粒纽扣,双手搓了把脸,才慢吞吞地走回办公桌后坐下,拿起王思宇递交的材料,认真地看了起来,半晌,他才放下手中的材料,抬起头来,欣慰地注视着王思宇,目光中带着些许的遗憾,低声道:“材料上面反映的问题很具体,如果内容属实,一定能挖出个大案子出来,可惜啊,省委领导为了维护青州的稳定,确保经济建设不受到重大影响,指示我们先放一放。”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老实说,我不赞同这种做法,这种行为无异于姑息养奸。”

夏余姚伸手拿起茶杯,喝上一口,苦笑道:“没办法,省委领导对张阳同志还是非常信任的。”

王思宇皱着眉头道:“夏副厅长,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个典故,虽然不太贴切,但我觉得有一定的类比性。”

“什么典故?”夏余姚把身子向后一仰,饶有兴致地望着王思宇发问。

闷头吸了一会烟,王思宇弹了弹指间的香烟,烟灰簌簌落下,他抬起头来,把目光转向窗外,轻声道:“扁鹊见蔡桓公的典故,三次规劝,蔡桓公都以‘寡人无疾’来拒绝医治,导致病情愈加严重,等到病入膏肓的时候,再找扁鹊,却已经没有用处了。”

夏余姚笑了笑,又沉默半晌,喟然叹息道:“反**工作任重道远,有时会面对波折和反复,但不要灰心,要坚信,那些人最终会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总体上来讲,这次专案组的工作是成功的,已经出色地完成了省纪委部署的任务,你的表现很出色,说实话,这多少让我感到有些意外,能在短时间内把案子办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不要说你还能顶住压力,把这份材料递交上来,我相信,问题迟早会解决的,你也不要灰心,要对组织上充满信心。”

王思宇微微一笑,没有吭声,他总觉得这位夏副厅长活得有些不真实,就像是生活在真空里的人物,那种人物王思宇只有在很久以前的电影里才能见到,他就像固执而坚定的马列斗士,也是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这样的人物在现实社会里,已经愈来愈少了,也正因为这样,才显得弥足珍贵,王思宇还是由衷地敬佩这位省纪委的硬汉的。

夏余姚的做事风格和罗云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罗云浩对这件案子的态度十分明朗,说白了,其实就是暗示王思宇,只需到青州官场上走走过场即可,他肯定没有料到,这位初到省纪委的年轻干部,居然会把案子查到这种深度,否则当初在纪委常委会议上,罗云浩是绝对不会同意派调查组到青州的,搞到现在,他也是灰头土脸的,若不是省委领导决定把案子压下来,他还真有些难以收场。

夏余姚端起茶杯,喝上一口茶,轻声道:“上午得到风声,过段时间,我可能要被调离纪委了,省委领导认为我在纪委的工作过于激进,早晚要搞出大乱子,所以……嗯,先不说这些了,你也要提前做好准备,过几天可能要让你去省党校进修,云浩书记已经对你产生了一些看法,他在私下里对人讲,本来省纪委就有个夏石头,又臭又硬,这回可好了,又来了个王大胆,这两人要是凑到一起,非搞得天下大乱不可!”

王思宇愣了愣,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摆手道:“罗副书记倒真是抬举我了,不过他把您比作厕所里的石头,那咱们省纪委是什么?厕所?”

夏余姚也跟着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声落后,他拿起桌上的材料,细心地装到档案袋里,在上面做了标记,放到一边,站起身来,叹息道:“可惜啊,华西省现在的大气候不太好,对纪委的工作不太重视,立案和侦办案件的数量,远远低于其他省份,这并不能说明我们华西的干部队伍没有问题,恰恰相反,这很可能说明,我们的队伍出了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