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浑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冰天雪地三百六十度打灰机求收藏。

王思宇愕然,他没有料到叶小蔓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赶忙摆摆手,皱着眉头道:“坐……坐……叶主任,别激动,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叶小蔓虽然听了王思宇的话,重新坐回沙发上,但她的情绪却依然激动,无法平静下来,这些日子家里突遭巨变,姐夫跳楼,姐姐被抓,外甥女每日茶饭不思,整日哭哭啼啼的,搅得她心神不宁,而老公前段时间也被纪委调查组找去谈话,在公司里还被停职,她内心深处就更加焦虑到极点,精神上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背负着极大的包袱,而上午被马清华当众羞辱,她这口气就咽不下去,更可恨的是,潘胜前也不理解她,每当听到姐夫与小姨子之间的笑话时,他总会神经质般地发一通脾气,叶小蔓很清楚,实际上,他是在心里有了阴影,想到伤心处,叶小蔓一时间情绪失控,竟捂着脸呜呜咽咽地抽泣起来。

她这一哭,王思宇却慌了,一个漂亮女人在自己的房间里哭鼻子,这事要是传出去,那可很容易被人误解,他要是真干点什么了,那倒也成,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传出些闲话那倒也值得,问题是,自己什么也没干啊!他小王主任的清誉虽然不值几个钱,可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王思宇赶忙低声劝道:“叶主任,我知道你是被人误会的,也理解你现在的处境,不过呢……”

说到这,他就没法再说下去了,因为他这一劝,叶小蔓的哭声更大了起来,刚才还是葫芦丝般的小调,只是婉转低回的‘咿咿咿’,他这一劝可倒好,变成大调的笛子独奏了。

王思宇登时无语,端起杯子,苦着脸呻上一口,过了好一会,才叹息道:“叶主任,您要哭也成,麻烦您把音量调低点,我还是纯情大小伙子呢,这要是闹出点绯闻来,您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他这么一说,倒把叶小蔓气乐了,在耸动几下肩头后,她终于不再做声,王思宇见状,赶忙‘噌’地从沙发上了蹿出去,跑到门边,伸手拉开房门,探出脖子,小心翼翼地向走廊里观望,见没人经过,这才长出一口气,轻轻把门关上。

叶小蔓从衣兜里拿出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低声道:“王主任,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

王思宇暗想:“师太,你就饶了老衲吧,你在哪里师太不好,偏偏跑到我屋里师太,这要是让调查组的人听到,笑话可就闹大了。”

心里这么想,可嘴上还得安慰着人家,王思宇脸上挂出理解万岁的表情来,点头道:“理解,理解,漂亮女人的绯闻本来就多些,加上以前嫉恨柳总的人肯定很多,编出些谣言来中伤他,这也是很寻常的事情,我是相信你们的,不能因为一个同志犯了错误,就把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到人家头上,欺负死人不会说话,活人有口难辨,这种事情做得太不厚道了。”

王思宇其实只是随便这么一说,但这番话倒是说到叶小蔓的心坎里去了,她顿时眼窝又是一热,赶忙转过脸去,轻声道:“王主任,其实那些闲话都是没影的事,我姐夫这人挺好的,在作风问题上,没有外面传的那么差,他这人,就是嘴不好,喜欢吹吹牛,经常有的也说,没的也说,不过我不恨他,谁让他是我姐夫呢!”

“这样善解人意的小姨子上哪找去啊!”

王思宇在心里慨叹了一声,点点头,端起茶杯呻上一口,又开始羡慕起柳显堂那家伙了,又在暗地里琢磨,自己要是娶了方晶,那方淼勉强算得上小姨子,一想到那个打扮得如同妖怪般的小丫头,王思宇顿时没了心思,这姐夫的荣耀也不是人人都有的,要靠缘分,强求是求不来的,要说柳显堂和叶小蔓没什么,王思宇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再说了,这种事情,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这时就听叶小蔓悄声道:“其实我倒没什么,只可惜我那外甥女了,今年才上大一,还是华西大学的学生会副主席,眼看着大好前程,一夜之间就毁了,父亲没了,母亲被抓了,现在天天把自己在家里,哭得跟泪人一般,实在是太可怜了。”

王思宇随口道:“是啊,是挺可怜的,华大的……学生会副主席?”

说完这句话,他不禁一愣,脑海中飞快地划过一道闪电,王思宇赶忙转过头来,沉声道:“叶主任,你那外甥女叫什么名字?”

叶小蔓叹了口气,低声道:“柳媚儿。”

王思宇‘喔’了一声,转身站起,背着手在屋里踱着步子,走了半天,又停下来,悄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确实感到很疼,不是在做梦,他不禁暗自感叹道:“怎么会这么巧啊,居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