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NO!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老人脸上的微笑很有一种亲和力,眼里流露出的目光也让王思宇感到一种温暖,那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老先生,您有什么事?”王思宇尽量把语气放得平稳些,脸上也带出淡淡的笑容。

老者摊开右手,露出那两枚棋子,微笑道:“小伙子,我就住在隔壁的房间,一个人呆在屋子里闷得无聊,能否赏光过来坐坐,陪老朽下几盘棋。”

“一个很蹩脚的借口。”王思宇在心里暗自嘟囔一句,但老人身上释放出的那种善意让他难以拒绝他的邀请,更何况,仅仅凭借直接,王思宇几乎就已经可以断定,这位老人和京城那位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好的。”王思宇把声音放得很轻,但非常清晰地落入老者的耳中,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伸手做出了个‘请’的姿势,王思宇则微笑着点点头,轻轻地把房门关上,却不急着迈步,只是微笑着看着老人。

老人会意地一笑,走在前面带路,两人的步伐同样的稳健有力,王思宇细心地留意到,老人走路时的姿态颇有特点,刚毅中透出一种优雅,小腿的摆动也很是舒展,最关键的是,他所行走的路线竟然像是用尺子量过一样的笔直,似乎是经过特殊的礼仪训练。

就这样跟在老人的身后,径直走进隔壁的房间,王思宇坐到沙发上,脸色带着自信但谦和的笑容,他现在十分留意自己的举止,绝对不能让京城那些人看低了。

老人先是很热情地从递给他一瓶冰红茶,随后很自然地坐到王思宇的对面,不露痕迹地观察着他的表现,从王思宇的表情神态到目光,直至手指鞋尖,即便是最细微的一个动作都不肯放过,但那种观察并不令人感到反感,王思宇很坦然地面对着他的审视,内心松弛而平静,没有体会到丝毫的压力。

似乎对王思宇不卑不亢的姿态很是欣赏,老人脸上的笑意更浓,抬手道:“请喝茶。”

“谢谢。”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把手中的冰红茶打开,轻轻喝上一口,随即盖好瓶盖,放在茶几上,之后环顾四周,似笑非笑地冲老人轻声道:“老先生这是从哪里来啊?”

老人微微一笑,双手放在膝盖上,轻轻地拍打几下,盯着王思宇的眼睛,慢悠悠地开口道:“京城。”

王思宇见他的目光中大有深意,就知道自己猜想的没有错,只是不知道这人的身份是什么,于是捏着下颌试探道:“敢问老先生怎么称呼?”

老人笑了笑,拿手轻轻拨弄了一下茶几上的棋盘,柔和的目光从王思宇的脸上移下来,盯在他的一双手上,轻声道:“你可以叫我财叔,他们都这么叫。”

王思宇心头一震,心里已然明白了几分,却又故意皱起眉头,做出一脸茫然的神态,明知故问地道:“财叔,他们又是谁”

财叔收回目光,拿手轻轻拍打着膝盖,语气舒缓地道:“你应该知道的,他们都是你的兄弟姐妹。”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王思宇还是觉得耳边响起了一声炸雷,震得他心神激荡、头皮发麻,但他很快调整过来,若无其事地把手从下巴上移开,轻轻地在膝盖上拂了几下,沉吟半晌后,低头道:“财叔,你认错人了!”

财叔似乎早知道他会这么回答,轻轻叹了口气,沉吟道:“你心里有怨恨是正常的,这其中的恩怨纠葛也不是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的,但不管怎样,血浓于水,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王思宇伸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子,盯着自己的皮鞋轻声道:“财叔,问您一个问题,他们贵姓?”

财叔脸上绽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轻声道:“你猜猜!”

财叔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王思宇微微一愣,禁不住抬头望了他一眼,满脸狐疑地道:“这也能猜?”

财叔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站起身来,拿着杯子走到饮水杯前,接了杯水,轻轻喝上一小口,润了润喉,这才转过头来,沉声道:“就在你的名字里。”

“也姓王?”王思宇皱皱眉头,眯起眼睛道。

财叔摇摇头,极快地否定了这个答案,轻声道:“再猜!”

王思宇恍然大悟,摸着下巴点头道:“姓田不错,田伯光闻香识女人,这个姓氏不错。”

财叔忍俊不禁,轻轻笑了两声,握着茶杯走回来,重新坐好,叹了口气,轻声道:“又错了,姓于,你刚刚出生的时候,长得特别讨人喜欢,首长非常高兴,抱着你冲着你父亲说,这是咱们老于家的宝贝,你父亲就在‘于’字的上面加了个宝字头,给你起了个‘宇’字。”

王思宇听后先是一愣,随后莞尔一笑,拿手指刮了几下鼻子,那笑容就变得有些悲怆,眼中翻动着清亮的泪花,摇头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大声道:“老于家的宝贝,这听起来太滑稽了。”